原文来自 Gallimard出版社出版的《Sade - Œuvres, tome III》 中的节选,本文转载自阵地LeFront

文/萨德侯爵 Marquis de Sade 译/Lord Auch II

器官的使用方法

la-philosophie-dans-le-boudoir-1-00

丸尾末広,《丸尾画报》,1996 トレヴィル

场景:精致的闺房

人物:圣昂热夫人、欧仁妮、多曼塞

多曼塞:我不打算谈论这对“肉球”,欧仁妮,您对此懂得和我一样多,人们通常会把它们无差别地命名为“胸脯”、“乳房”、“奶子”;它们的使用对于欢愉而言具有极大效用,一位情人会享受地看着它们,抚摸它们,把玩它们,有些人甚至会以之为快感的核心要素,他们会把自己的分身埋在维纳斯的双峰之间,尽情运动。某些人会在此撒满生命的美味香膏,后者的流淌乃是浪荡者的幸福……但我们应该不断谈论这个分身,这难道不是为了给我们的学生上一课吗,夫人?

圣昂热夫人:我也是这么想的。

多曼塞:好的!夫人,我打算躺在这条毯子上,请您也躺我旁边,抓住这个分身,然后向我们年轻的学生解释它的特性。

(多曼塞躺下,圣昂热夫人进行展示)

圣昂热夫人:欧仁妮,你看到了,维纳斯的权杖是爱之欢愉的第一个行动者,人们优美地把它叫做“分身”:这不是唯一要介绍的人类躯体的一部分;它总是驯服于逗弄它的人,它有时会藏进这里(夫人碰了欧仁妮的屄),这是通常的路径……这是最常见的,但并非最适意的;我们要找的是一座更为神秘的庙宇,那是浪荡者找乐子的地方(夫人掰开了欧仁妮的屁股,露出了她的屁眼):我们会回到这最迷人的愉悦的;嘴、乳房、胳肢窝,这些也通常都是浪荡者焚香的祭坛;最终,无论如何,我们会看到,浪荡者在兴奋了一会儿之后,更倾向于在哪里射出乳白而粘稠的液体,这一液体的流露会让人沉浸在剧烈的谵妄之中,以至于为他带来毕生所能期望的最为温柔的愉悦。

la-philosophie-dans-le-boudoir-1-01
法文版全集原插图

欧仁妮:哦!我多么想看到这个液体流出来啊!

圣昂热夫人:这只需我的手轻轻晃动;它会随着我手的摇晃而兴奋,这些动作被叫做“亵渎”,用浪荡者的话来说,这种活动叫做“手淫”。

欧仁妮:哦!我亲爱的朋友,让我来为这美丽的分身手淫吧。

多曼塞:我坚持不住了!夫人,别管她了,那天真的话让我可怕地勃起了。

圣昂热夫人:我不想你如此骚动,多曼塞,聪明点,让种子流出来会减轻你的兽性,打消你长篇大论的热情。

欧仁妮把玩着多曼塞的睾丸:哦!我美丽的朋友,我对你克制我的欲望感到生气……这对卵蛋,它们有什么用,人们是怎么称呼它们的?

圣昂热夫人:技术上叫做“卵泡”,睾丸则是一种艺术的叫法。这些卵蛋贮藏了我刚才和你说的有生殖力的种子,它们喷射进女人的子宫,搞出人类;但是,我们很少依赖医学提供的细节。一个漂亮姑娘只应该关心性交,而不是生育。我们会谈论人口的技术层面上的东西,为的是关注放荡的肉欲,它的精神完全不是人口意义上的。

la-philosophie-dans-le-boudoir-1-02
丸尾末広,《丸尾画报》,1996 トレヴィル

欧仁妮:但是,我亲爱的朋友,当这个我连握在手里都很困难的巨大分身要像你对我说的那样插进和你后门一样小的洞眼里的时候,这对女人来说会很痛苦吧。

圣昂热夫人:插入要么是从前面,要么是从后面,当一个女人尚未习惯如此的时候,她就会感到痛苦。这讨好的是只让我们通过痛苦才达到幸福的本性;但是,一旦痛苦被制服,就没有任何东西会带来我们所喜爱的欢愉了,我们在分身插入双腿之间的时候所体验到的那个人毫无疑问更倾向于那些从前面插入所引起的愉悦;此外,一个女人还是会碰到危险!对她的健康少一点风险,那么对妊娠就会少一点风险。现在,我不打算更进一步讨论这一肉欲了:我们两人的老师会详尽分析它的,理论加上实践,以此来说服你,我希望这是你青睐的所有愉悦中唯一的一个。

多曼塞:请您打住,夫人,我要插一句话,我坚持不了了,再怎么样,我也要释放一下,这可怕的分身没用了,它无法在服务于教学。

欧仁妮:怎么会!如果它要释放出你说的那种子的话,那么它就会塌软下去……哦!让我帮它弄出来吧,好让我看到它是怎么出来的……看到种子流出来,我就会非常高兴。

圣昂热夫人:不,多曼塞,请您忍住,请您想想,这就是这份工作的代价,我只能在您完成任务之后帮您解决。

•••

致浪荡者

我的这部作品只献给你们这些淫荡之人,无论年龄大小,无论性别男女;请你们从这部作品的原则中汲取养分,这些原则有利于你们的激情,冷酷且平庸的道德家们想要以此恐吓我们,但这些激情只不过是自然用来让人类见识到其威力的手段而已;请你们只听这些优美的激情,它们的器官是唯一能将我们引向幸福的东西。

淫荡的女人们,好色的圣-昂热夫人是你们的榜样;请你们向她学习,蔑视一切阻碍欢愉之神圣法则的事物,因为这些法则留住了欢愉的全部活力。

年轻的女孩子们,被梦幻般的贞洁与令人反胃的宗教之间那荒谬且危险的锁链拴住太久了,请你们效仿火一般炽热的欧仁妮,请你们踏着步子,尽可能快地毁灭所有由愚蠢的父母传达的可笑箴言。

还有你们,可爱的堕落者,从年轻时起,你们只以欲望为限制,只以任性为法则,这是愤世嫉俗的多曼塞给你们提供的范例。请你们走得和他一样远,如果你们想要像他那样跑遍淫欲为你们准备的鲜花大道的话。请你们相信他的学说,因为只有拓展其品味与幻想的领域,只有为了情欲而牺牲一切,这个以“人类”为名的不幸个体,虽然不情不愿地承担着这个悲伤的宇宙,但也能成功地在生命的荆棘丛中播下几朵玫瑰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