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来自nyx land的博客nyxus.xyz 译者:晚霞

就像许多其他事情一样,在跨性别社区中,人们经常说,当一个人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跨性别时,会经历各种阶段。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跨性别者,还是“只是一种fetish”,写诗,参与各种跨性别者社区。在后一种情况下,有各种各样的追忆漂浮在周围——girldick memes, 雌性激素memes, 杀死所有顺性别者memes, 等等。(译者注:Girldick指的是跨性别女人的鸡巴)这一切都非常排外(虽然不是没有好的理由;跨性别者必须团结在一起),但总体信息是跨性别的积极性(trans-positivity)。但被取代的,没有出于需要而说出来的,是一个更黑暗的事实。

让我们先回到基本的问题上。作为跨性别者,根据定义,意味着不认同你所分配的性别。在许多情况下——虽然不是全部,也不是出于需要——这是一个需要通过医疗干预来解决的问题。跨性别是一种隐含的运动,是向其他事物的跨越。‘跨’(trans) 这个词一方面可能意味着可能性;另一方面也可能意味着向不可能的事情靠近,处于过渡状态,永远不会被‘过渡’。

无论一个跨性别者是否通过了测试(译者注:Nyx这里影射的是图灵测试),是否做了SRS(译者注:Sex reassignment surgery,性别重置手术),是否走完全部的路去到二元的另一边1,作为跨性别者永远意味着过着双重的生活,一个矛盾的生活。一边是女人2,一边是跨性别;是这个还是那个取决于戴的是哪种面具。也许是通过测试,但总要通过服用激素和采取其他的措施来提醒自己的跨性别身份,来把握另一边的这个人的影子。跨性别者的存在从来没有完全实现,而是始终处于一种过渡的状态。

作为跨性别者需要努力,无论你如何旋转。这不是一件永远都不会完成的事情,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永远都不会觉得自己甚至已经达到了至少抓住了他们在另一边看到的那个人的影子的地步。对于很多人来说,所有的工作都是还得面对形态上不自由的感觉。宽阔的肩膀,狭窄的臀部,萎缩的阴茎——所有的事情,如果说它们很难处理的话,那么社会对待他们能抓住的跨性别者的态度只会被放大。戴着面具,不得不隐藏是不好的,但经常处于暴力的风险中则更糟糕。Some make it further across than others.

没有必要参考大量的统计数据来说明跨性别女性遭受暴力的比例有多高,也没有必要对跨性别者每天要面对的来自媒体或生活中的人的各种使得她们的境遇变得困难的仇视3攻击行为进行批判性分析。不需要证明我们是多么彻底的非人化(dehumanized)。不,作为跨性别者也许是离‘人’的本意最远的东西:相信你就是你应该成为的那个人。

大多数人都处于这种舒适的错觉之下,一想到自己不过是个肉偶(meat puppet),真是让人害怕。但对于跨性别女性来说,面前有一个巨大的深渊,她那太过人性化的个人身份感被剥离,并在另一边以美丽的形象瞬间复活。但尽管她会努力,她也只能穿越这么远。无论她飞过多远,风都不会停止推回,她将一直悬浮在那个深渊上空,直到她的力量耗尽或被生吞活剥。(让我们)拥有可以带我们飞越那片深渊的翅膀,成为自己。

这就是跨性别虚无主义的定义。去死吧!跨性别积极性(trans-positivity) !去我们真正的家,我们的王国,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我们的诅咒。


  1. 1.如果她们确实是一个二元跨性别者,那很明显。
  2. 2.为了简单起见,我们用这个例子,因为我是一个跨性别女人。
  3. 3.拼写检查把“transphobic”标记为不是一个词,真讽刺。